国产精品日韩精品久久密挑_人妻中出精品久久久一区二区_国产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

RFID智能圖書(shū)館系統方案

【系統結構】

【應用示意圖】

1、引言

1.1目前圖書(shū)館圖書(shū)流通管理系統和存在的問(wèn)題

目前我國圖書(shū)館傳統的圖書(shū)流通管理采用磁條和條碼系統,磁條為安全防盜功能,條碼為館藏標識功能。磁條(EM)管理系統存在的主要問(wèn)題有:

自動(dòng)化程度低,借閱或歸還均需人工處理

圖書(shū)查找、順架、排架困難

館藏清點(diǎn)繁瑣耗時(shí),勞動(dòng)強度高

服務(wù)時(shí)間受限,不能充分發(fā)揮圖書(shū)館功能

1.2 RFID在圖書(shū)館流通管理中的應用

RFID技術(shù)的出現較大地提高了采集數據的速度,特別是在運動(dòng)過(guò)程中實(shí)現了快速、高效、安全的信息識讀和存儲,而且具有信息載體身份的唯一性,這些特性決定了RFID技術(shù)在圖書(shū)館領(lǐng)域具有廣泛的應用前景。下表是RFID與條碼的比較:

表一RFID標簽和條形碼的比較

圖書(shū)館在應用RFID后,跟條形碼比具有如下一些優(yōu)勢:

簡(jiǎn)化借還書(shū)流程,提高流通效率

條碼的借還書(shū)流程仍然需要人工打開(kāi)圖書(shū)扉頁(yè)并找到條碼位置后才能掃描條碼。這樣的操作流程繁瑣,效率很低。同時(shí),由于條碼容易磨損或脫落,更影響借還書(shū)的效率,同時(shí)也會(huì )影響讀者對圖書(shū)館的滿(mǎn)意程度。

RFID可以將多本書(shū)隨意放置在讀寫(xiě)器讀寫(xiě)范圍一次性實(shí)現借閱或歸還操作,是條碼操作效率的幾倍,效率大大提高。

兼容復合磁條和永久磁條

無(wú)論原先是復合磁條還是永久磁條,RFID均可與之兼容工作,直接將RFID電子標簽粘貼在圖書(shū)中即可,無(wú)須去除書(shū)中的磁條,可以大幅降低更換工作量,減少對圖書(shū)的損壞。

大幅降低圖書(shū)盤(pán)點(diǎn)和查找工作量

依靠人工的圖書(shū)盤(pán)點(diǎn)工作,特別是書(shū)架圖書(shū)的盤(pán)點(diǎn)工作量太大而且效率很低。圖書(shū)管理員盤(pán)點(diǎn)書(shū)架圖書(shū)要憑自身的記憶對圖書(shū)進(jìn)行分類(lèi)放置和記錄,費時(shí)勞神又很難達到目的。引入先進(jìn)的RFID圖書(shū)館盤(pán)點(diǎn)工具和方法,可以實(shí)現圖書(shū)盤(pán)點(diǎn)的自動(dòng)化。

利用RFID非接觸、遠距離、快速讀取多個(gè)標簽的特點(diǎn),結合盤(pán)點(diǎn)車(chē)和層架標簽,可以很方便地實(shí)現書(shū)籍盤(pán)點(diǎn)、順架、查錯架、缺架清查工作;同時(shí)上架時(shí)還可根據書(shū)庫圖形化路線(xiàn)指示饋按正確位置擺放館藏。

改變借閱管理和安全遺漏流程脫節的情況

EM圖書(shū)館防盜系統還是孤立的防盜系統,圖書(shū)歸還和上架之前要經(jīng)過(guò)充磁處理,圖書(shū)借還時(shí)要進(jìn)行消磁處理,工作量較大,直接影響了圖書(shū)流通及圖書(shū)管理的效率。在發(fā)現丟書(shū)的同時(shí)無(wú)法記錄圖書(shū)的信息,對圖書(shū)的日常盤(pán)點(diǎn)、補缺工作影響較大。

RFID系統對現在的管理系統進(jìn)行改進(jìn),將防遺漏系統與圖書(shū)流通管理系統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,記錄每本書(shū)的進(jìn)出庫歷史記錄,從而與以與借還書(shū)的歷史記錄進(jìn)行匹配。

提高圖書(shū)館工作人員的工作滿(mǎn)意度

圖書(shū)館工作人員由于積年累月的重復性勞動(dòng),加上圖書(shū)館工作本向就很繁重,很容易讓圖書(shū)館工作人員對圖書(shū)館工作產(chǎn)生一定的消極思想;由于管理上存在缺陷,圖書(shū)館管理者對圖書(shū)館的管理也大傷腦筋,加上讀者也對圖書(shū)館表示不滿(mǎn),導致圖書(shū)館人員對圖書(shū)館工作滿(mǎn)意度有所下降。通過(guò)對圖書(shū)館RFID系統的應用,可以彌補管理上的缺陷,同進(jìn)把工作人員從圖書(shū)館日常繁重的重復勞動(dòng)中解放出來(lái),其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(gè)方面:

RFID技術(shù)大大減少了流通工作量,剩余的流通工作也是配合RFID技術(shù)的自動(dòng)化工作,這樣大大提高了流通館員的工作積極性和精神面貌。

RFID技術(shù)也解放了大批流通館員,使他們可以從事其它的高級的咨詢(xún)工作,如流動(dòng)服務(wù)、舉辦講座、展覽、培訓等;

圖書(shū)館人員主要工作從流通轉向咨詢(xún),有助于圖書(shū)館提升人員素質(zhì),會(huì )有更多的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加入,有助于圖書(shū)館其它服務(wù)工作的提高。

提高讀者滿(mǎn)意度

讀者經(jīng)常會(huì )對圖書(shū)館產(chǎn)生不滿(mǎn),產(chǎn)生的原因主要是以下幾點(diǎn):

由于圖書(shū)館沒(méi)有有效的手段對圖書(shū)進(jìn)行盤(pán)點(diǎn),但是因為管理系統沒(méi)有準確的記錄,結果導致了讀者系統里能夠查到圖書(shū),但是實(shí)際上卻找不到;

由于借還書(shū)的效率較低,借還書(shū)排隊等候時(shí)間太長(cháng),讀者無(wú)謂的浪費時(shí)間,導致不滿(mǎn)意;

借還書(shū)中出現信息讀取錯誤,條碼無(wú)法讀出,增加讀者等待時(shí)間,導致讀者不滿(mǎn)意;

隨著(zhù)全社會(huì )對服務(wù)意識的不斷增強,讀者對圖書(shū)館的服務(wù)要求也越來(lái)越高,圖書(shū)館需要迫切提升服務(wù)水平,提高讀者滿(mǎn)意度

圖書(shū)館采用RFID系統可以給讀者帶來(lái)的影響有:

避免排隊等候,更方便更快捷;

更長(cháng)的圖書(shū)館開(kāi)放時(shí)間;

隱私性、選擇性和獨立性;

高科技帶來(lái)的全新感受。

改變圖書(shū)館的服務(wù)模式

可以實(shí)現無(wú)人圖書(shū)館:RFID技術(shù)的應用,使無(wú)人圖書(shū)館成為可能,圖書(shū)館可以實(shí)現真正意義上的24小時(shí)全開(kāi)放;

圖書(shū)館業(yè)務(wù)流程和重組:RFID解放了流通部門(mén)占有的大量人員,使圖書(shū)館的業(yè)務(wù)流程重組變得必要和可行;圖書(shū)館將從以館藏為中心轉向以讀者為中心,提供給讀者的服務(wù)將邁向多元化、高級化和人性化;

參考咨詢(xún)性工作的重要性越發(fā)突出:圖書(shū)館的參考咨詢(xún)工作是讀者與信息資料之間的中介,從而使圖書(shū)館區別與一般的信息工具或網(wǎng)絡(luò )。圖書(shū)館流通工作淡化后,參考咨詢(xún)工作會(huì )成為圖書(shū)館的主要工作;

不滿(mǎn)足于開(kāi)展陣地服務(wù)、傳統服務(wù)、充分利用各種設施和技術(shù)條件,為社會(huì )公眾提供多樣化,個(gè)性化服務(wù),使圖書(shū)館的服務(wù)廣度和深度都得到延伸,提高公共文化服務(wù)能力。

圖書(shū)館通過(guò)RFID技術(shù),全面數字化管理

除了圖書(shū)、光盤(pán)、館藏珍品外,圖書(shū)館對其它方面的管理也需要數字化。例如:對讀者的管理、行政管理、小額消費等,傳統的管理費時(shí)費力,缺乏效率,對讀者、館員都很不方便。通過(guò)RFID技術(shù),能夠有效將這些環(huán)節都數字化起來(lái)。

通過(guò)使用RFID技術(shù),要以在圖書(shū)館中實(shí)現快速館藏清點(diǎn)功能,借/還書(shū)時(shí)即時(shí)資料識別和安全防盜功能、快速準確的數據庫檢查和更新功能,這使得圖書(shū)館管理員的工作變得更加輕松、簡(jiǎn)便。

RFID標簽系統可以和傳統的安全系統同時(shí)使用,可以與現存的圖書(shū)館基礎設備和集成圖書(shū)館系統進(jìn)行無(wú)縫連接。

2、圖書(shū)館解決方案

2.1智能化發(fā)展目標

隨著(zhù)科技的發(fā)展,RFID技術(shù)應用到圖書(shū)館已經(jīng)成為現實(shí)。為了提高圖書(shū)館的智能化管理水平,提升讀者服務(wù)。圖書(shū)館采取了分步實(shí)施方案。

第一期:為實(shí)現一站式管理和實(shí)現全面智能化管理,智能化的實(shí)施通過(guò)傳統借還方式與RFID自助相結合的形式來(lái)解決從傳統借還轉變至完全自助借還過(guò)渡性的障礙。同時(shí)也讓讀者體驗到自助借還的方便。

第二期:在第一期的方案已經(jīng)完全成熟后,進(jìn)行全面實(shí)施智能化管理,包括館藏智能化管理,讀者借閱,圖書(shū)結構智能化分析。

2.2 RFID類(lèi)型的選擇

2.2.1高頻與超高頻對比分析

高頻標簽典型工作頻率為13.56MHz,一般以無(wú)源為主,標簽與閱讀器進(jìn)行數據交換時(shí),標簽必須位于閱讀器天線(xiàn)輻射的近場(chǎng)區內。高頻標簽的閱讀距離一般情況下小于1米。工作距離為近場(chǎng),由于允許的帶寬只有14KHz,其所采用的窄帶調諧天線(xiàn)易受環(huán)境影響而失諧,同時(shí)速度較低,不適合長(cháng)距離使用,在一些要求距離遠的應用場(chǎng)合,例如門(mén)禁系統需要加大天線(xiàn)的輸出功率才能夠達到1米左右的識別距離,而且盲區較多。

超高頻標簽的工作頻率在920~925MHz之間,可分為有源標簽與無(wú)源標簽兩類(lèi)。工作時(shí),射頻標簽位于閱讀器天線(xiàn)輻射場(chǎng)的遠場(chǎng)區內,標簽與閱讀器之間的耦合方式為電磁耦合方式。閱讀器天線(xiàn)輻射場(chǎng)為無(wú)源標簽提供射頻能量,將無(wú)源標簽喚醒。相應的射頻識別系統閱讀距離一般大于1米,典型情況為4-6米,最大可達10米以上??筛鶕煌瑧铆h(huán)境調整閱讀距離,可近可遠。閱讀器天線(xiàn)一般均為定向天線(xiàn),只有在閱讀器天線(xiàn)定向波束范圍內的射頻標簽可被讀/寫(xiě)。該頻段電磁波繞射能力強,進(jìn)場(chǎng)和遠場(chǎng)應用均很成熟,背景電磁噪聲小,天線(xiàn)尺寸適中,射頻標簽易于實(shí)現,是物品流通領(lǐng)域大規模使用RFID技術(shù)的最合適頻段。

RFID硬件不會(huì )對現有的保安系統、個(gè)人計算機、電話(huà)或其它電子設備帶來(lái)任何干擾。RFID系統對人體也沒(méi)有害處,不會(huì )影響助聽(tīng)器或心臟起搏器等的正常工作。RFID硬件也不會(huì )影響任何磁性介質(zhì)的物體,包括圖書(shū)證、信用卡、錄像帶等。

3.1 RFID智能圖書(shū)館系統組成

感創(chuàng )RFID智能圖書(shū)館系統主要由:RFID管理系統平臺、館員工作站、標簽轉換工作站、自助借還書(shū)機、24小時(shí)自助還書(shū)機、圖書(shū)安全監測系統、館藏資料管理系統(盤(pán)點(diǎn)車(chē))、Web查詢(xún)定位系統組成。

RFID管理系統平臺實(shí)現RFID的綜合管理,功能包括RFID設備管理、標簽管理、層架標簽管理、與圖書(shū)館文獻管理系統之間SIP2標準接口等。

館員工作站:實(shí)現圖書(shū)流通工作站、標簽轉換和圖書(shū)檢索工作站等功能。館員工作站實(shí)現對粘貼有RFID標簽或貼有條碼的圖書(shū)進(jìn)行快速的借還和續借操作,提高工作人員日常圖書(shū)借還操作的工作效率;標簽轉換實(shí)現對圖書(shū)標簽、借書(shū)證標簽、架標和層標標簽的信息讀寫(xiě),可將圖書(shū)條碼、館藏地等信息識別轉換后寫(xiě)入RFID標簽;圖書(shū)檢索工作站實(shí)現圖書(shū)信息的快速檢索與定位。

標簽轉換工作站:主要完成對圖書(shū)館電子標簽的注冊、轉換、注銷(xiāo)等功能。電子標簽通過(guò)轉換,與圖書(shū)信息進(jìn)行綁定,完成流通前的處理操作。系統還有對架標標簽、層標標簽、借書(shū)卡標簽的注冊與注銷(xiāo)功能。標簽轉換系統支持SIP2協(xié)議,實(shí)現系統無(wú)縫連接,同時(shí)兼容圖書(shū)館條碼系統。

自助借還書(shū)機:是一種可對粘貼有RFID標簽的流通資料進(jìn)行掃描、識別和借還處理的設備系統,用于讀者自助進(jìn)行資料的借出操作,方便讀者和工作人員對流通資料進(jìn)行借出和歸還處理,配備觸摸顯示屏,提供簡(jiǎn)單易操作的人機交互界面、圖形界面,可以通過(guò)SIP2協(xié)議與應用系統無(wú)縫連接,快速準確地完成借閱和歸還,設備安全可靠,美觀(guān)大方。

24小時(shí)自助還書(shū)機:是一種可對粘貼有RFID標簽的流通資料進(jìn)行讀取、識別和歸還處理的設備系統,它對讀者提供24小時(shí)自助還書(shū)服務(wù),設備配備觸摸顯示屏,提供簡(jiǎn)單易操作的人機交互界面、圖形界面,可以通過(guò)SIP2協(xié)議與應用系統無(wú)縫連接,快速準確地完成歸還,設備安全可靠,美觀(guān)大方。

圖書(shū)安全監測系統:是可對粘貼有RFID標簽或粘貼有磁條的流通資料進(jìn)行掃描、安全識別的系統,用于流通部門(mén)對流通資料進(jìn)行安全控制,以達到防盜和監控的目的。該設備系統通過(guò)對書(shū)籍借閱狀態(tài)的判斷來(lái)確定報警提示信息是否鳴響。設備安全可靠,堅固耐用,美觀(guān)大方。

館藏資料管理系統:以圖書(shū)標簽為館藏資料管理介質(zhì),多功能移動(dòng)盤(pán)點(diǎn)車(chē)為主要工具,通過(guò)架標與層標,構筑基于數字化的智能圖書(shū)館環(huán)境,從而實(shí)現圖書(shū)館新書(shū)入藏、架位變更、層位變更、圖書(shū)剔除和文獻清點(diǎn)工作,實(shí)現館藏的圖形化、精確化、實(shí)時(shí)化和高效率。系統具有操作界面友好,數據處理能力強等特點(diǎn)。

Web查詢(xún)定位管理系統:為讀者提供快捷、方便的查詢(xún)方式。讀者可以題名、責任者、主題詞、出版社、ISBN、中圖分類(lèi)法等進(jìn)行模糊查詢(xún)與多結查詢(xún),不但能夠舍近求遠到圖書(shū)的詳細信息,還能圖形化顯示、定位圖書(shū)所在的書(shū)架位置。Web查詢(xún)定位系統為讀者提供更為個(gè)性化的圖書(shū)檢索查詢(xún)方式,提高圖書(shū)館人性化服務(wù)水平。網(wǎng)頁(yè)界面美觀(guān),布局合理大方。

3.2圖書(shū)標簽

圖書(shū)標簽使用Alien公司H3芯片,可以隱秘的粘貼在書(shū)脊內。

3.2.1標簽讀寫(xiě)標準

完全按照高校圖書(shū)館UHF-RFID技術(shù):數據模型規范標準。目的是讓客戶(hù)可以多選擇,而且在將來(lái)的館際互借中得到應用。

3.3借書(shū)證

借書(shū)證可以使用原有借書(shū)證系統或校園一卡通。

3.4一站式管理平面布局圖(示范案例)